台灣是個民間信仰深入各角落的地方,生活中有什麼大小事都要到廟裡請神明做主,要外出求學、工作,也會求一個平安符隨身攜帶。但其實大多數的平安符都是大量印刷的,那麼印刷符令跟手寫符令會有所差異嗎?

延伸閱讀 求平安符記得這步驟 神聖物與工藝品的差別就在這 

平安符要蓋上神明大印才有效力。(圖/WIKI共享資源,舟集 Boattoad攝)
平安符要蓋上神明大印才有效力。(圖/WIKI共享資源,舟集 Boattoad攝)

台灣常見的符令可分為兩種,分別是先天符與後天符。先天符就是神明降駕在乩身之上,藉由乩身之手寫出來的符令,也未必就一定寫在符紙上,可能是金紙或其他替代物,而且同樣效用的符可能每一張長的都不一樣。

延伸閱讀 台北求財好去處 武德一脈聖旨福聚宮藏身商業大樓 

後天符則多由有授職的道長所畫,在畫符前的儀式極其繁瑣,而且每一張符都有規定的畫法,好比平安符的符文一筆一畫都不可變動,而且必然畫在符紙之上。廟宇中大量印製的平安符也屬於後天符。

兩種符令相比,後天符就是固定的公文,在遣詞用字上都必須嚴格遵守規範,在經過層層關卡之後,蓋上神明的大印才開始生效,神明大印就好比行政長官的官章與關防。先天符則比較像手諭,就是長官在緊急情況下簽署的指示,俗稱「下條子」。

現在廟中求的平安符絕大多數為後天符,而且多以印刷符為主,因為現在台灣的人口數量遠高過於農村時代,若全部的平安符都要道長一一書寫再蓋大印,對道長來說也是體力上的負擔。

但印刷符令的效用並不會比手寫符令差,其效力是一樣的,因為一張後天符的效力主要來自於那一顆神明的大印,這就好比公家機關的公文不管是手寫的或是電腦列印的,都要那一顆大印蓋下去才能生效,因為這一顆大印蓋下去就代表神明職責所在,也代表這張平安符就是神明開給你的保護令。

在台灣的信仰觀念中,替符令蓋上神明大印的未必是神明本尊,可以是道長,也可以是廟公,更可能是廟中義工,如果只是一般的平安符,只要蓋上神明大印,無論是手寫符或是印刷符都有一樣的效用。